logo
  • 加载中...
精选阅读
战地寒梅
时间:2020年03月30日信息来源:人民日报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战地寒梅


大年初一,长沙南站,19点过5分,高铁一头扎入黑黢黢的夜向北疾驰时,谢建梅依旧觉得像在做梦。

两天前,她还在加班。街头孩童们手中的爆竹零零碎碎炸响,提醒她大年已近。父母不在她工作的株洲,下了班,她得赶回老家冷水江去,与爸妈和两个妹妹团聚。

蓦地,单位微信工作群里嘀嘀声不断。谢建梅抽个空当点开,一时呆住了:号召全院医护人员自愿报名,火速组建医疗队前往湖北支援!她知道,新冠肺炎病毒这些天在武汉肆虐,但不知竟已严峻如此,就在当天上午10点,武汉通告暂时关闭离汉通道。黄冈、鄂州、荆门等地陆续也开始实施交通管制。

不容多想,谢建梅取出纸笔,唰唰写下请战书,摁了手印。一条理由是:自己未婚,家有三姊妹,父母有人照应,而同事们大多家有小孩和老人要照顾。

她平素并不打眼,却是株洲市中心医院感染内科的骨干:主管护师、硕士研究生,有十年呼吸内科与感染内科工作经验;曾远赴爱尔兰进修,回来后主讲过护患沟通的课程……她的请战书很快获批通过,并被任命为医疗队护理组副组长。院长通知:随时准备出发!

湖南株洲医疗队驰援的战地,是湖北除武汉外另一个疫情紧张的地区——黄冈。

谢建梅随队友在武汉下车转大巴,到黄冈驻地的酒店已是23点。她是护理组副组长,还不能歇息。在手机上仔细研读各项指令和要求后,她麻利地组建队员群,将注意事项和培训、工作、生活细节提前在群里提醒。要旨是:要救人,先保护好自己,避免任何队员感染,不给黄冈增加压力。

她还开始研究,工作开始后,从医院回酒店,进房间时如何尽可能避免带入病毒。第二天上午,谢建梅在医疗队的网络会议上,提出自己深夜在脑海里琢磨过的方案与需要注意的容易疏漏之处。队员们几经讨论,形成一套方案:每个柜子、每张桌子摆放的位置和上面摆放的物品,以及进门后的步骤,都有了具体的布置要求与统一规范。

大家马上行动起来,谢建梅与组长朱娟玲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检查,看是否做到位。她又和负责控制院内感染的队友彭丽华一道,仔细琢磨穿脱防护服、隔离区个人保护和消毒的措施、酒店房间的消毒方式。每天对队员们做保障检查,“注意穿戴,做到密封”……听着一遍遍的“唠叨”,队友们都玩笑说,她是队里的“大管家”。

为减少人员聚集、流动,队里规定,队员的饭菜由酒店服务员送到门口,房间卫生自己搞,垃圾自己丢,被服少更换。但几回进出房间,她还是发现了问题,房间周围环境和公共区域仍有可能传播病毒。她又联系酒店负责人,提出建议和要求。事后,酒店负责人还特意写了一封信,表达对谢建梅的感谢。

1月28日开始,医疗队转入实战,奔波在龙王山集中医疗点、南湖医院等几个点。这些点负责收治发热、已做核酸检测等待结果的患者,确诊者要转至黄冈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。那段时间,黄冈的压力很大,南湖医院一天最多时收治了九十二个疑似患者。

谢建梅与几个队友的主战地是南湖医院,负责患者的隔离治疗与生活护理。“看似简单,做起来却很难”,这里三栋楼,每栋三层,患者散在各个房间。打开水、送饭、送药,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不能跑太快。全病区只有八支水银体温计,谢建梅抱着酒精桶子,挨个给患者发,体温计甩个不停,一只手累了,马上换另一只手。

一对老年夫妻,八十三岁的老爷爷因确诊,需转往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八十一岁的老婆婆核酸检测阴性,可以出院,两人却不肯分开。老婆婆说:“我和老头子吃住在一起,他有病,我也肯定有病,我要一起去。”谢建梅反复给老人做工作。到最后,老两口总算被说服了,老爷爷转往大别山,老婆婆自个儿回家了。

其间,谢建梅还意外收到一个来自株洲的电话,是居住的社区在做网格排查。她说自己正在黄冈支援,对方很惊讶,也很钦佩:“啊呀,了不起,你们是英雄,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们了。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,平安回来……”放下电话,她心头涌起前所未有的自豪。

株洲医疗队随后全体转战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负责南栋西五病区,一整层楼,共有六十五位确诊患者,其中五人为重症。到后来,重症患者增加到了二十四位。

谢建梅领着队友先做三件事:一是从源头梳理工作规范;二是整理出一套适合多数患者阅读的健康宣教资料,发了下去;三是完善治疗车的配备,把治疗车的用物安置好、定位好,大家用起来方便。

那天上午,她跟了一个治疗班,发现未按规范操作,既不节力也不省时,工作效率不高,使医者与患者都辛苦,心里不畅快。下午,她看到一位患者因为上午治疗没能到位,很有情绪。她就坐在患者身边,柔声陪着说话,慢慢开导,患者的情绪才缓和下来。之后,她找到队友、当班的医生沟通,最终顺利完成治疗任务。

护士分白班、晚班、夜班。一个班下来,除了常规的治疗、护理外,平均要给患者打二十瓶开水,解决手机、充电器、卫生纸等各种生活问题;要发餐食;要给每间病房搞卫生、清倒垃圾……因是新院区,呼叫铃暂时没到位,当班护士得去病房巡视,把工作做在前头。

“我和队友们的手机微信步数,每天都是两万步以上。”谢建梅说。

谢建梅负责的病房里,有位患者是个中年阿姨,病情很严重,高流量吸氧下,血氧饱和度还是不稳定,老是喘不上气。阿姨眼神里满是无助,陪她聊天也没用。谢建梅十分焦急,忽然想到,阿姨的老公也感染了,就住西五病区,让他们夫妻俩住一个房间,是不是好些呢?她马上协调办理此事,阿姨夫妻住到一间病房后,还真有了效果,有了丈夫陪伴,那位阿姨的情绪稳定了许多。

2月26日,久违的金色阳光铺满了窗台。谢建梅走到窗口,眺望这座已待了三十多天的城市:爱情花园的草地泛着葱碧绿意,黄梅戏大剧院巍然耸峙,远方的遗爱湖也透过来粼粼波光……

谢建梅的心情不错。经过医疗队的精心治疗和护理,大别山康复出院的患者越来越多,隔离病房渐渐空了,队友们实现了零感染。她知道,这意味着黄冈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

更令谢建梅高兴的是看到康复患者们的笑脸。每一个患者出院时,都不忘说:“感谢你们!”

一位家住遗爱湖边的阿姨,刚入院时高热不退,病情危重,情绪焦虑不安。经过医护努力,她一天天好转。出院那天,阿姨走出病区后,突然又折返回来,找谢建梅要了手机号,含着泪说道:“我家住遗爱湖边上,风景很好,有很漂亮的樱花。疫情结束后,你一定要再来黄冈。来了,请一定告诉我,我陪你游湖,再给你做好吃的鱼面、鱼丸、鱼糕、肉糕,还有东坡肉。”那一刻,谢建梅笑得很开心,像一朵绽放的梅花……

(作者:张雄文)

点击查看更多文玩佛珠手串香插摆件

更多内容>> 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 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百货

上一篇:拍好这一张
下一篇:青春的姿态
(作者:张雄文编辑:朱雀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战地寒梅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
女装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