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  • 请登陆
  • 注册
精选阅读
  • 云中忽传锦书来

    周末远足,途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对方一开口便问:“请问是余德庄老师吗?”我认可后,对方一下兴奋起来:“哎呀!余老师。我转来转去地找了好久,终于找到啦……”我正...[详细]

    012/03 15:30
  • 典角,黑颈鹤驻留的地方

    出狮泉河镇,沿狮泉河一路向西,扑面而来的,是满眼土黄色,其中零星夹杂着几簇趴地的灌木。这是阿里高原十月份常见的景象。道路都是黑色路面,没有扬尘漫天。越野车行...[详细]

    011/27 10:10
  • 红枸杞 黑枸杞

    好一个万亩枸杞园。深秋,枸杞正熟。一望无际的粉绿世界,点缀着无数耀眼的小小红果、黑果,真如宝石世界,星光闪烁。峭拔凛凛的昆仑是护卫者,立起高高长长的屏障,而...[详细]

    011/27 09:35
  • 水墨宏村

    说水墨宏村就像说女人像花一样没有新意。可是怎么说呢?只有说“水墨宏村”才是发自本心,才是我眼中宏村的样子。随便拍下一张照片,冲洗放大,挂在墙上,就是一幅画。...[详细]

    011/14 10:32
  • 郝老哥

   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,老郝出现在街心公园我遛狗的必经之地。这是一个圆形花坛,直径约十多米,红砖砌就,大理石镶面。花坛中心种着月季和紫薇;最外围是修剪齐整的绿...[详细]

    011/14 10:18
  • 大桂山深处

    一朋友说,什么时候你来看看贺州土瑶。这是瑶族古老的一支,目前只有六七千人,主要生活在广西的大桂山脉中。平桂区的忠民和卫贤带着我出发。忠民说,土瑶就在这山峦...[详细]

    011/12 11:00
  • 去浦市

    仲秋时节,我去了浦市,先就在沅水中央康家洲河滩上听了半日的水。沅水从南往北流过来,到浦市打了个弯,立时就柔声碎语,放低了声音。一只灰白色的鸟,一跳一跳撩着水...[详细]

    011/08 08:26
  • 唱片

    我和弗雷德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,可不知为什么我们却是好朋友,也许是他那巧的手吸引了我。弗雷德善于制作各种东西,他制成的每一样杰作都是那样完美逼真,有时真让我...[详细]

    010/23 21:23
  • 长胡子的那一天

    一个人长到16岁还未刮过胡子,那可真糟糕。在圣诞节,父亲给了我一个装有香皂、骨柄剃须刷和最时髦的剃刀的大口杯,满怀信心地眨眨眼说:“你不久就会需要这些东西的...[详细]

    010/23 21:13
  • 神奇的极光(曹冲)

    古老的神话传说相传公元前两千多年的一天,夜来临了。随着夕阳西沉,夜已将它黑色的翅膀张开在神州大地上,把远山、近树、河流和土丘,以及所有的一切全都掩盖起来。...[详细]

    010/15 11:13
  • 徜徉大自然

    阿尔泰山其实你并不伟岸。然而,你却拥有辽阔的安详。我看见你那深厚的静谧,总是以虔敬的方式,把万物擦亮。仿佛一潭秋水,不动神色,却总是在清幽的角落,唤醒我丢失...[详细]

    010/08 21:19
  • 《故乡的野菜》赏析

    《故乡的野菜》周作人原文:我的故乡不止一个,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。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,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,朝夕会面,遂成相识,正如乡村里的...[详细]

    009/29 16:11
  • 雨中登泰山(李健吾)

    从火车上遥望泰山,几十年来有好些次了,每次想起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那句话来,就觉得过而不登,象欠下悠久的文化传统一笔债似的。杜甫的愿望:“会...[详细]

    009/29 14:31
  • 草木的智慧

    一株植物,无论身处山野,还是温暖的室内,都会用直白、自然的表情告白。告白对风的眷恋,对土地的依赖,对阳光、雨水绵绵不休的仰慕。如果你懂得,便会留心花树开得灿...[详细]

    008/30 21:03
  • 小河静流

    沿着河边走,就走到家了。离家只有几步远,有一条河,河不大,弯弯曲曲,两岸爬满长不大的紫荆棵。摇曳的风吹来的时候,绿波你追我我追你,窄斜的河面引来几群小喜鹊。托...[详细]

    008/30 20:50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