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  • -->
精选阅读
  • 冰窟窿

    实他坐在桌旁喝茶,倾听着风雪的呼啸。小木屋里暖烘烘的。灵敏的火苗跳动不停,给屋里洒满摇曳不定的昏暗光线。倏然,一阵响声传进屋来,火舌猛地一抖,险些儿被风吹灭...[详细]

    005/27 20:00
  • 别人的女郎

    (资料图片)裘莉总归是别人的女友。我认识她的时候是大学一年级。那时我们同班,她穿着平跟鞋、白短袜,长发晃来晃去,我的心也随着晃来晃去。当时她的男友是网球高手...[详细]

    005/27 19:46
  • 家有门户石

    (资料图片)汉江由陕入鄂前,在陕南白河环环绕绕,被两岸青山搀着挽着。白河之所以得此名,是因为有条白石河,碎银一样的白火石铺满河床和河岸,太阳底下泛着银光。和白...[详细]

    005/23 12:30
  • 别让自己更孤独

    (资料图片)傍晚,我站在台北办公大楼的门前,看见一辆公共汽车驶过,有个黑人正从后排的车窗向外张望,我突然兴起一种感伤,想起多年前在纽约公车上见到的一幕:一个黑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5:04
  • 变铅字的时候

    八年前,我在大学,发疯似地写着各类形式的文艺作品,夜夜像鸡下蛋一样,焦躁不安地在床上构思。但是稿件源源不断地寄到编辑部,却源源不断地从编辑部退回来了。我恨我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4:55
  • 边塞传说

    (资料图片)一有一年春节前夕,一位川籍少妇千里迢迢从四川来到山东蓬莱,要乘船到渤海深处的一个小岛上,去会她的丈夫——驻守在那个小岛上的内长山要塞区的一位连长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4:22
  • 北方有个小木屋

    中国青年报韩新平小木屋的日子充满了苦涩,住过小木屋的四十多茬子人,一生都忘不了那段有滋味的日子。在我国北方原始森林腹地的疙瘩山上,有一座平平常常的小木屋,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2:59
  • 21个日日夜夜

    青年工人德灵和营业员阿珍相恋已经三载。到如今,一套新颖的家具已经买好,其他结婚用品也陆续筹齐。想到即将开始的小家庭生活,他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。然而,正当他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1:19
  • 为了一种疾病的消失(书里书外)

    《一生一事——顾方舟口述史》今年5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。这项工作开始于5年前。在一次计划免疫主题的公益广告拍摄中,我结识了顾方舟先生。尽管已经知道他是著名的...[详细]

    005/22 10:46
  • 父亲的问候

    (资料图片)1978年夏天,父亲从上海工地回来和母亲结婚,甜蜜没几天又去上班。那时没有电话,父亲跟母亲联系就靠着一封封家书。父亲每个月都往家里寄信,表达自己的问...[详细]

    005/21 09:11
  • 泉州西街的“美好生活”

    (资料图片)泉州,是一座乘飞机、坐高铁可以迅速通达世界各地的现代化都市;泉州,也是人们悠闲漫步在古街巷屋檐下,仍能静听开元寺钟声的千年古城。有人说泉州是一座...[详细]

    005/21 08:52
  • 花的死,便是果的生——生命就是这么一场又一场的轮回

    一一朵花开了,一朵花又谢了。花谢了,花就结束了吗?没有!花谢了,结出了果实。如果说,花谢是一种死,那么,花的死,便是果的生。死,是另一种形式的生。就如花死了,生出...[详细]

    005/20 20:10
  • 精选推荐:《深入北方的小路》

    1942年6月,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为确保通过陆路向缅甸运输军队及后续补给,开始修建连结泰国曼谷和缅甸仰光的铁路,胁迫6.2万名盟军战俘和30多万名东南亚劳工在...[详细]

    004/15 09:35
  • 佳作欣赏:横峰葛事

    葛源镇——中国横峰北参南葛。横峰有葛,荒山野地遍长,千百年间,葛与横峰人相生共息。一起初的葛,只是生长在《诗经》里。三百零五首《诗经》中,用植物来表示情感的...[详细]

    004/14 13:50
  • 佳作欣赏:读泉州

     在福建泉州采风的两天翻完了报到时会务组送的《文学名家看泉州》一书,目录里赫然两列熟悉亲切的作家友朋,寻图索骥跟着众名家称道的美景路线走了一遭,也吃了一圈...[详细]

    004/14 13:34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