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文章频道
ETC为何没有想像中那么“爽”
时间:2020年01月09日信息来源:南国今报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ETC为何没有想像中那么“爽”

图为北环高速公路上安装有分段计费识别仪的龙门架。 今报记者岑琴 摄


ETC为何没有想像中那么“爽”

图为退休警官韦先生去一趟融水大浪回来,收到20多条ETC短信扣费通知。今报记者岑琴 摄


跑一趟高速后,收到数十单零星扣费短信;办了ETC上路,却因查不到入口记录差点下不了高速;ETC通道遇故障,却不让改走人工通道……近期,本报接到不少读者反映,很多高速公路收费站由于只开一个人工通道,导致车辆排长龙,办了ETC,通行并没有想像的“畅爽”。那么,真如车主所说的吗?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采访。

要自己证明从哪上高速

柳州市民韦先生一个月前办了ETC,但是最近的两次上高速体验,要么差点上不去,要么差点下不来,让他感到比较烦。

去年12月28日上午,韦先生和几个朋友开了两辆车去旅游,两车从柳州东走ETC通道上高速,一切还正常,可抵达灵川西收费站时遇到了麻烦。朋友的车顺利通过ETC通道下了高速,而韦先生的ETC却识别不了,被卡在了ETC通道上。收费人员过来了解情况时,韦告诉对方,自己是从柳州东上的高速,可工作人员又是上电脑查询又是打电话询问,都未能查到韦先生从柳州东进入高速公路的记录,半小时过去了还是让韦先生继续等待,韦焦急不已。

没有入口记录就无法计费,无法计费就下不了高速。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是从柳州东上的高速呢?想来想去,韦先生突然想到了自己有行车记录仪,于是找到工作人员,提出能否把行车记录仪的录像作为从柳州东上高速的依据?因实在别无他法,工作人员只好同意,最后总算解决了计费问题。韦先生因此被耽误了半个多小时不说,还因挡道被后面的车辆不停按喇叭催促抱怨。

第二天,韦先生从灵川西上高速前往阳朔,他的ETC仍读识不了,只好改走人工通道。而当天他从阳朔回柳州东,ETC又能正常使用。

韦先生以为这只是偶发的“误会”,哪曾想这样的事又让他遇上了。1月1日,韦先生从太阳村上高速去柳城六塘。去时没问题,返程又遇到了麻烦。六塘收费站只有一条车道,是ETC和人工道混合的。韦先生通过时,他的ETC不被识别,车道不抬杆。收费人员过来,说是ETC系统崩溃了,让他领卡走人工通道。韦没办法只得领卡上高速。回到太阳村收费站,韦看到人工车道的车流一直排到了高速公路主干道上,又经历一轮漫长等待,韦才出了高速路。

到底是自己ETC装置出了故障?还是ETC识读系统“脑乱”?收费站始终没给出答案。韦先生说,ETC没能给他快捷通行的体验,在ETC系统没有调试稳定之前,只开一个人工通道,也许这才是原因。

零星扣费成一笔糊涂账

“这个ETC每天都在扣钱,都已经扣了7天了,不知道要扣到什么时候?”市民廖女士此前在柳州的一家银行办理了ETC。1月1日,廖女士开车去桂林,当她回到柳州以后,ETC开始每天扣钱,她的手机一天响个不停,少的时候一天有4单,多的时候一天有9单。

廖女士称,柳州往返桂林的高速通行费是120元左右,现在ETC已经扣了她近400元钱了。因为不知道这个扣费什么时候停,廖女士曾前往跃进路的ETC捷通办理点反映,但对方表示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。廖女士又到银行去询问,对方也说不知道原因,要查一查。目前已经连续7天自动扣款了,廖女士担心会一直扣下去。

为此,记者咨询了柳州高速公路运营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,他们表示,高速公路目前的计费方式是分段收费,再由每个ETC绑定的银行来进行扣费,这个分段收费是通过高速公路上安装的龙门架来识别和计算的,银行在扣费时在时间上会有所延迟。至于为何廖女士的扣费记录多达数十条,扣费时间如此长,他们也搞不清楚,无法进行解释。

类似遭遇还有退休警官韦先生。12月27日,办了ETC的韦先生从太阳村上高速,被收费人员告知ETC通道故障无法通行,韦先生于是改走人工通道。当时人工通道车辆排队较长,好不容易排到时,收费员却说韦先生办有ETC,又把他撵回ETC通道排队。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韦才得上了高速。

和廖女士一样,韦先生去了一趟融水大浪回来,从1月1日至5日,也收到了26条ETC扣费短信,这些扣费都是一次扣几元钱,期间还有因为多扣了钱退回的短信,这些短信像“羊拉屎”一样,到了第五天才消停了。但是跑的这一趟花了多少过路钱,短信却没有显示一个总金额。

而此间,韦先生还发现一个问题:自己往返同一段高速路,去的收费和回的收费不一样,相差9.5元。韦先生说,12月27日,他从太阳村上到柳城下,通行费为9.5元;再从柳城上至潭头下,通行费为9.5元。后来,他从潭头直接经柳城回到太阳村,却被收了28.5元。这让韦先生感到很疑惑。

预留的服务电话无人接听

与上述车主遇到的情况不同,市民黄先生遇到的是ETC扣费和路程对不上号。

黄先生说,1月2日至4日,他先后四次走高速往返柳州东—新兴和官塘—新兴。5日凌晨,便接到四条ETC扣费短信,分别为8.21元、5.9元、1.68元、8.21元。

“我不知道这些扣费分别对应哪趟,但我感觉不对,怎么跑得远收得少,跑得近还收得多?”黄先生专门到收费站ETC办理点进行了咨询,对方告诉他,高速收费是通过高速上的龙门架进行分段式收费,想知道自己被扣了多少过路费,把扣费加个总数就能对上了。但黄先生说,他跑了四趟,总共也就扣了四次费,这个还怎么加?

遇到问题后,这些ETC车主都想尽办法找答案,但发现没有一个部门能解答他们的疑惑。廖女士告诉记者,她找了ETC办理网点也找了ETC办理银行,都说帮她查一查,但直到8日晚上,她也没有接到任何电话。两位韦先生和黄先生也说,他们打过ETC卡上预留的96333咨询电话,但根本没人接。昨日下午,记者也试拨96333号码,也是无人接听。

记者就上述情况欲采访柳州高速公路管理部门,工作人员称,整个ETC系统的推进工作系广西高速公路管理局(下简称广西高管局)负责,他们只是执行单位,权威的答复只能由广西高管局解答。

诸多问题管理部门已关注

1月7日,记者辗转联系上广西高管局,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,该局也接到了不少ETC用户的类似投诉,该局正在收集汇总具体问题,将视情况统一进行答复。

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,截止2019年12月底,柳州市ETC发行量累计已达50万辆车,与柳州市近百万辆的汽车保有量相比已占不小的比例。有高速路收费站工作人员表示,春节期间,不办理ETC的车辆出行将享受不到优惠的通行政策。但是照目前ETC的使用情况来看,办与不办ETC,对于车主来说,似乎都有烦恼。

采访中,记者得知,目前还有不少车主不愿办理ETC原因,一是平时上高速的机会少,认为走人工通道即可;二是担心ETC安全问题,一旦与银行卡绑定,如果被不法人员盗刷,担心会造成损失。此外,还有不少车主提出,高速公路完全可以像一些智能停车场一样,采取号牌识别技术,加上与车主微信或支付宝的移动支付手段配套,实现自动读牌上路及付费,这样也许也能解决高速路通行既便民又快捷的问题。

(今报记者岑琴 王缉宁)

点击查看更多文玩佛珠手串香插摆件

更多内容>> 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 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百货

(作者:(今报记者岑琴 王缉宁)编辑:朱雀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ETC为何没有想像中那么“爽”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
女装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