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文章频道
卷入“梅姨”画像风波的两个男人
时间:2019年11月22日信息来源:南国今报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卷入“梅姨”画像风波的两个男人

申军良


卷入“梅姨”画像风波的两个男人

林宇辉 资料图片


近期,一张呼吁大家寻找人贩子“梅姨”的图片在朋友圈广泛流传,引发全社会关注。

11月18日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辟谣消息,称该画像非官方信息,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“梅姨”二次画像。

在“梅姨”彩色画像风波的背后,有两个男人引起了网友关注,一个是发布“梅姨”彩色画像者申军良,被拐儿童申聪的父亲。他把近15年时间都花在找孩子上。另一个是“梅姨”彩色画像的作者林宇辉,退休前,他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高级工程师。曾在央视节目中通过模拟画像“刻骨寻人”,被外界冠以“神笔警探”美誉。退休后,他为60余个家庭的被拐儿童模拟画像,目前已有4人与父母团聚。

为寻子 他花费超百万元

2005年1月4日,申军良快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增城一出租屋内被抢走。将近15年,他仍奔走在寻子路上。

申军良介绍,如今,他和家人租住在山东济南一处百平方米的房子里,家里的家具大都是二手的或捡来的。房东体谅申军良家的情况,多年来,每月只收600元左右的房租。

“2005年1月4日,孩子被抢走之后,我一天班都没去上过。”辞了工作,申军良抱着大叠的寻人启事,在大街小巷里寻找孩子。

申军良介绍,刚刚开始找孩子时,家庭条件还富裕,穿戴衣着都不错。可能正是因此,在某天寻子的途中,申军良遭遇抢劫,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,连带着寻找孩子用的那个手机。那一刻,孩子被拐后的心碎、寻孩子的不易让申军良无法压抑深刻的情感,“从记事起我不轻易掉眼泪,那一次我抱着寻人启事,蹲在马路边放声大哭”。

申军良说,将近15年的寻子历程,他花费已超百万元。

说起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,申军良表示:“很多人以为‘梅姨’是我找林宇辉画的像,这是一个误解。”申军良说,在和林宇辉接触后,对方对他的寻子经历很同情,也给申聪画了一张模拟的长大后的画像,“2017年7月,画过一张,第一幅像我一些,感觉不太像。9月,又画了一张,像我的妻子多一些”。

对于“梅姨”彩色画像引起网友普遍关注,申军良说,“我从28岁到42岁,将近15年,从未像近几天这么高兴过。虽然我儿子还没找到,但没有人能比我更加高兴。我知道‘梅姨’画像引发的关注后,兴奋得坐立不安,在小区不停地转圈,整整在小区走了一个晚上,感恩社会各界对我们的关注”。

他说:“只要‘梅姨’一天没找到,儿子一天没回来,我就会一直找下去。”

老神探

帮60多个失踪孩子画像

说到林宇辉,很多人并不陌生。因为去年一则《神奇警察模拟画像,成都网约车司机寻女24年盼来奇迹》的新闻,传播甚广。

1994年1月8日下午5时,王明清和妻子在成都九眼桥附近的街边卖水果,还差10天就满4岁的女儿王启凤在他们给顾客找零钱的工夫失踪了。

这一找就是二十多年。就在他觉得希望愈发渺茫的时候,林宇辉向他伸出了援手。

根据王明清提供的王启凤妹妹幼儿时期的照片和夫妻俩的照片,林宇辉很快绘制出两幅模拟画像。之后,生活在吉林磐石的女孩康英在网上看到画像,竟觉得和自己惊人相似。2018年,通过DNA鉴定确定身份后,失散24年的父女得以相认。

其实退休后,林宇辉比以前还忙,他除了对警方办案提供协助外,还在实施自己定下的“双百”计划——为100名被拐儿童、100位革命烈士免费画像。

2019年10月12日上午,在林宇辉模拟画像工作室,来自陕西铜川的范桂莲看到自己儿子32岁时的模拟画像,失声痛哭起来。

范桂莲的儿子栗帅是1993年3月11日失踪的。这个当时6岁的孩子,在上学途中疑似被陌生男子抱走,20多年来音讯全无。

10月11日,铜川市公安局印台分局的民警带着范桂莲夫妇来找林宇辉。当天向林宇辉求助的,还有来自攀枝花市的两名被拐儿童的家长。林宇辉根据家长提供的孩子照片,连夜模拟画出了三名被拐儿童目前长大成人后的头像。

“我终于看到了我儿子长大的模样。”范桂莲从林宇辉手上接过儿子画像后,一边看画一边抽泣,眼圈通红。过了一会,她拭去眼泪,将画像贴在胸前,朝林宇辉鞠了一躬。

“画了像以后,孩子不一定马上能找到,但至少父母多了一份希望。”林宇辉说,这一两年来,他已为60多名失踪儿童绘出了长大后的模拟画像,目前成功找回的有4人。

综合新华社、《华西都市报》


点击进入自制佛珠手串

更多内容>> 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 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百货

(作者:(综合新华社、《华西都市报》)编辑:朱雀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卷入“梅姨”画像风波的两个男人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
女装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