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  • 加载中...
文章频道
堂兄弟们 张权力想你们了!
时间:2019年10月24日信息来源:南国今报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
《寻找》,不仅仅是一个寻找他人的平台,还是一个维系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桥梁。无论是寻找者还是被寻找者,在这里都能看到,情感是人的一生中最难以割舍的东西。

如果你想寻找他人或提供寻找线索,请拨打寻找热线:18907720207。

寻找故事

现代通讯很发达,如果说至亲能在这个年代失联,堪比电视连续剧。而张权力的人生,想要寻找堂兄弟的故事,则比电视连续剧更加狗血,因为父辈的纷争,他和叔伯家的堂兄弟有30多年没有来往了,随着老一辈陆续离世,年近50岁的他渴望找到失联的堂兄弟们,再续亲情。

难忘童年的兄弟情

张权力廋高个头,看不出有50岁,说着白话口音的柳州话。他说:“打日本时,我们家是从广东那边逃难到柳州的。”

至于怎么逃难,张权力也只是听长辈们这样说起。因为从小跟着从广东逃难到柳的奶奶在沙塘农场生活,他和堂兄弟们的口音都带有少许白话口音。那时,张权力的父亲有三兄弟,都在柳州工作,而这三兄弟又各生了一个儿子。因为没人带孩子,基本上节假日他们三个堂兄弟都会被大人送到奶奶家,由奶奶照看他们,可以说三兄弟的童年,有着很多共同的回忆。

那时,奶奶家门前有一条水沟,就成了张权力和堂兄弟们改善伙食的好来源。摸鱼,捞螺蛳,这些觅食活动极大地改善了贫困的童年伙食。有一次因为涨水,大人不给他们去水沟摸鱼,三人偷偷去,结果三堂弟张权木因年纪小,沉下沟底久久没能浮起来,张权力和大堂哥张权武吓得半死,大声呼救,幸亏路过的人及时伸手援救。三人因此被奶奶锁在屋子里,不给饭吃。而类这样的历险,三兄弟没少经历,张权力说:“那时都很穷,但我们三兄弟都很会找乐子,都是快乐的回忆。”

想重拾父辈阻隔的亲情

奶奶退休后,为方便照顾老人,张权力的父亲和叔伯说好,让奶奶轮流住在三兄弟家,不想,由此引发矛盾。最后,在他念高二时,奶奶病故,自此以后,父亲不再与兄弟来往,即使是过年,张权力的父亲也不再去他的兄弟家走访,而父亲的兄弟同样不再到张权力家走访。

对于父辈的矛盾,张权力不愿过多评论,自从父辈不再往来后,最初两年,他和堂兄弟还在外面碰头,约个饭局。因为考上北方的大学,张权力和堂兄弟的联系越来越少。毕业后,他分配到来宾市工作,工作繁忙,结婚生子,属于他个人的时间越来越少,他很少回柳州,渐渐与堂兄弟失去联系。

2003年,张权力接到父亲电话,说是二叔因病过逝,但已安葬,二叔家没人通知他们参加追悼会。电话一头,他能感受到父亲的难过,因为在2000年时,大伯也因病逝世,当时大伯家也没有通知父亲参加追悼会。至此,父亲已没有了血亲的兄弟。当时,父亲已80多岁,身体很不好,但父亲不愿跟他到来宾生活,他和老婆只能柳州来宾两边跑照顾父亲。

2019年春节过后,父亲因心脏问题又一次入院治疗,好似安排后事一样,父亲告诉张权力,其实他不愿跟儿子到来宾生活,就是怕大伯和二叔家有人来玩找不到,所以一直没有搬离柳空压缩机厂的宿舍区。为完成父亲心愿,张权力到柳钢大伯家,以及上游路原砂布厂的二叔家,分别寻找张权武和张权木,但因太久没有联系,不知道他们搬去了哪里,最终父亲在3月过逝,没能见到堂兄弟们。

“我在柳州最亲的亲人就是张权武和张权木了,我不想再经历父辈们亲人至死不相见的遗憾。”张权力说,人生很短,亲情很长,他不想和有着相同血缘的堂兄弟成为陌生人,他想找到他们,一起带着孩子们再到沙塘农场的那条水沟里摸鱼摸螺蛳。

寻找人:张权力

被寻找人:

张权武 张权木

寻找发生地:

柳州 来宾

寻找心愿:

上一辈的恩怨不要再继续了好吗,我们是血亲,打断骨头连着筋,看到寻找联系我好吗!

(今报记者黎静)

点击查看更多文玩佛珠手串香插摆件

更多内容>> 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 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百货

(作者:(今报记者黎静)编辑:朱雀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堂兄弟们 张权力想你们了!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最新文章

女装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