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文章
首页 > 励志文章 > 浏览文章

为了一种疾病的消失(书里书外)

编辑:dianzifengzi 日期:2018年05月22日 浏览: 加入收藏

为了一种疾病的消失(书里书外)


《一生一事——顾方舟口述史》今年5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这项工作开始于5年前。在一次计划免疫主题的公益广告拍摄中,我结识了顾方舟先生。尽管已经知道他是著名的病毒学家,为我国消灭脊髓灰质炎做出了重大贡献,我还是为他的故事所感动。当时,我所在的国家图书馆已经开始进行科学家和学者口述史的采集,我当即跟顾老商量,想做他的口述史访谈,很高兴他同意了。

那一年,顾方舟先生已是87岁高龄。每次访谈,他都坐在家里阳台的沙发上,像对自家晚辈一样,娓娓讲述他的故事。

他早年丧父,母亲为了养活一群孩子,到杭州学习助产,后来又拖家带口移居天津,挂牌营业成为助产士。顾老说:“我学医是母亲的心愿。母亲常说,当医生是人家求你来治病,你不要去求人家。”他成长于民族危亡的战乱年代,目睹了老百姓因为工作环境恶劣、医疗条件差而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死亡。作为一个热血男儿他无法独善其身、安静地学习。大学毕业后,他放弃当一名医生,转而进行病毒学研究,投身公共卫生事业。他认为,当医生固然能救很多人,可从事公共卫生事业,却可以让千百万人受益。

20世纪50年代,有一种病在国内流行很厉害,这就是脊髓灰质炎,简称脊灰,它可能引起轻重不等的瘫痪,俗称小儿麻痹症。这种病多发于七岁以下的儿童,有些孩子可能因此手不能动了,有些可能不会走路了,最严重的是没办法自主呼吸,而且一旦得病就无法治愈。顾老记得,有个家长背着瘫痪的孩子过来找他说:“顾大夫,你把我的孩子治好吧,他以后还得走路,参加国家建设呢。”他当时只能遗憾地回答:“太抱歉了,我们对这个病还没有治愈的办法。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到医院去整形、矫正,恢复部分功能,要让他完全恢复到正常不可能。”他看到那个家长的眼神马上黯淡了下来。

1958年,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在昆明郊区初建,进行脊髓灰质炎活疫苗的研究和生产。那时候的昆明还没有通火车,物资供应困难,尤其是研究所驻地花红洞,还是一片荒芜。1964年,作为主事者之一,顾方舟举家迁居昆明,其中包括他的妻子、两个儿子和他的老母亲。那时候他就下定了决心,就在昆明扎下去,为这个事业干一辈子。我觉得这是他们那一代人身上的特质——为了国家需要,不计个人得失。经过40年的不断努力和实践,他率领团队研制的糖丸活疫苗在全国推广得到应用,在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证实,我国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。

对顾老的访谈是在2015年结束的,在访谈最后,他还满心忧虑。1959年,顾老一行人去苏联考察学习脊灰疫苗的情况时,“死”“活”疫苗两派各持己见,争执不下,我国选择哪一种是对的,没有人能解答。顾老充分考虑到本国国情——经济实力弱、人口众多、防疫人员有限,他向国家建议了活疫苗的技术路线,最终被采纳。事实证明,当时的决定是对的。

因为脊髓灰质炎尚未在全世界消灭,所以我国仍需继续免疫。但是服用脊灰活疫苗,仍有两百万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的概率,孩子会因自身免疫缺陷而生病。两百万分之一,听起来概率好像很小了,但哪个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碰上这样的不幸?为响应世界卫生组织的决议,2016年5月1日起,我国将1剂次脊灰灭活疫苗和3剂次二价脊灰减毒活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,这又大大降低了孩子们因服用活疫苗致病的概率。

今年92岁的顾老感叹他们那一代人的奋斗已慢慢成为历史。我想的是,不再使用活疫苗后,新出生的孩子们不会知道糖丸是什么;再以后,在全世界消灭了这个病以后,人们会好奇脊灰是什么病,真有那么可怕吗?可是如果当时国家没使用活疫苗,没有推行对应的免疫策略,这种病又怎么能这么快成为历史?所有吃糖丸长大的孩子,都应该感谢顾老和他的同事,感谢他们让我们远离这种可怕的疾病;未来的孩子,也应该感谢顾老等几代人的努力,是他们,让一种疾病成为历史。

作者:范瑞婷

更多内容: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

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户外

分享按钮
网友评论:
 本文共有0条评论

★ 柳州人的休闲生活!★

美丽柳州 © 2000-2017 版权所有

备案:桂ICP备09010036  微信公众号:mllz8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