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作欣赏
首页 > 佳作欣赏 > 浏览文章

佳作欣赏:横峰葛事

编辑:dianzifengzi 日期:2018年04月14日 浏览: 加入收藏

佳作欣赏:横峰葛事

葛源镇——中国横峰


  北参南葛。横峰有葛,荒山野地遍长,千百年间,葛与横峰人相生共息。


  一

  起初的葛,只是生长在《诗经》里。

  三百零五首《诗经》中,用植物来表示情感的,至少占了三分之一强。葛就数次出现,《采葛》《葛覃》……那是因为,葛已经深深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,葛衣、葛鞋、葛食、葛药……须臾不可离。

  《采葛》,全诗只有三小段,起首段就是: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那个采葛的姑娘呀,我的心上人,一天不见你,就好像过了三个月啊!后面两小段,又出现了两位姑娘,分别是采萧(艾蒿)姑娘、采艾姑娘,采萧姑娘最有名,留下了一个千古成语,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”。

  以我小时候偶尔看见老农采野葛之场景判断,挖葛非常辛苦。要顺藤摸根,从地底下深掘。因此,那采葛姑娘,极有可能是在采葛花、葛叶,葛花制茶,葛叶喂猪、喂鱼。这样的采摘,相对轻松,也适合年轻女子。每年的4—8月,花叶茂盛的季节,葛花、葛叶也溢满山间,青春少女纤手采葛,思念爱人的男子,万千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。

  我断定,横峰的先民,同样喜欢赋比兴,用葛表达情绪和感受。

  我听到了一句饥饿时代的俗语:肚子饿,吃野葛都无渣。虽显无奈,但也充分证明葛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,如果将葛烤着吃,则香味浓郁,也细腻。


  二

  从上饶往横峰的路上,我就听到葛的故事。

  横峰作家柳依依接上我,就不停地向我数家珍:我的家乡,葛最有名,我们天天喝葛茶,吃葛菜。葛的好处说不完,至少一百种。我外婆家在葛源镇,葛根的葛,源头的源。传说葛玄、葛洪到葛源修炼过,我们那就叫葛源了。葛源很大,小小横峰县,大大葛源镇。你们明天要去的第一站就是我外婆家。外婆今年九十三,身体很硬朗,每天还要帮忙农家乐的杂事。

  第二天,我们就到了柳依依的外婆家,葛源镇崇山头村,一个藏在深山里的秀丽小村庄。

  在山坳的油菜地边,裸露的大岩石上,一棵盛开的桃花树下,两位村民在打葛。一堆葛根,粗细不均,麻色,看上去像晒干的树根。两人都举着木槌,你一下,我一下,交叉错落,稳准狠,没几下,麻色的葛根就被砸碎,露出白白的筋丝,还有些细汁。村民告诉我,这些洗净晒干的葛根,必须捶得细碎,经过手搓洗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过滤,那些附着汁的细碎葛,经过沙袋的过滤淘洗,白色的浆水就会沉淀凝结,倒去上面的浮水,再将葛粉块撬出,摊在篾垫上,经阳光的热烈暴晒,就成了白色的葛粉了。

  中午,在村民家中吃农家乐。有好几道菜都和葛有关,葛粉蒸肉,葛源豆腐,皆为上饶十大名菜。农家土猪肉,切成片,半精半肥,用葛粉蒸,细滑嫩鲜,不油不腻,忍不住一连夹了三次;豆腐,农家磨制,卤水点的,用茶油略微滚煎一下,再加上葛粉作汤。桌子一圈没转下来,装豆腐的盘子已见底。

  用完餐,主人又给我们每人上来一杯葛粉糊羹。用温水将葛粉调匀,再用沸水冲泡,还可以加上适量的糖,这葛粉羹,透明黏稠,柔柔的,黏黏的,味甘而辛。


  三

  现在,我要去见葛源镇的葛农陈接义。

  葛溪畔,葛源村,中年汉子陈接义,指着他那三百亩的连片葛园,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。这个汉子当过四年兵,转业后去了企业工作。改制后,他就将目光瞄准了脚下的这一片大地。如今,他成了横峰远近闻名的种植大户。看,那小山包起伏连绵的地方,都是油茶树,用的是荒地,足有六百多亩;喏,那片两百多亩的田里,都是覆盆子,做中药材的。从2006年开始,他大面积种葛,如今个人种葛已达三百亩。在他的带动下,葛源村村民种葛积极性大涨,目前已经过千亩。整个葛源镇种葛超一万亩。

  陈接义是个很有头脑的人。大面积种植后,他们就成立了合作社,将葛种植、加工销售一体化,使效益最大化。他被大家推举为理事长,自感责任重大,每天都在忙葛的事。现在,陈接义领导的合作社,自己加工葛,葛粉、葛茶饮片、葛花茶,都叫“葛峰”牌,葛产品已经系列化。

  我问老陈去年的生产和销售情况。

  他笑笑,葛产量还是不错的,价格也很好。去年产鲜葛根十七万斤,出产葛粉约三万斤,葛片八千斤,葛花茶两千斤。我问价格呢?葛粉卖四十元左右一斤,葛片卖十五元,葛花茶六十元。再问怎么销售?批发,乡村旅游带动,游客上门买,您看看,我们这里已经成旅游区了,每年到葛源来玩的人很多,来了大多会买葛产品,别的地方买不到啊,另外就是,我们还通过网店销售,山东、江苏、浙江、台湾、香港等,全国各地都有。

  问他今年和以后的打算,他胸有成竹:今年将新增葛根种植面积三百亩,我们也与葛佬、百年葛等加工企业签订葛根收购合同。还有,我们也委托外地食品加工企业,生产葛凉茶……


  四

  《葛覃》中有两句重复吟咏的诗:

  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。

  葛藤长得长又长,满山遍野都有它。

  横峰如今便是这样。

  我又去拜见了横峰的葛老大,“葛佬”。但“葛佬”并不是一个人,它是一个著名的葛产品品牌。我将“佬”字拆开,偏旁反过来读,老人。如前述,假如葛从被先民发现开始纪年,也已经好几千岁了。葛佬,名副其实的老前辈。

佳作欣赏:横峰葛事

  然而,此位葛佬却正朝气蓬勃。偌大的葛佬公司园区,视野空旷,徽式建筑外墙的白色,在我眼里,似乎就是那葛粉的洁白,园区内的大片地里,都种着葛,这个季节,虽然葛叶还没有苏醒,但展馆内的许多鲜活的葛系列图片,让人赏心悦目。葛藤葛叶,青青的,密密的,藤连着藤,叶挨着叶,交错生长,那些往上长的嫩枝条,无规则卷曲,枝条上绿茸茸的细毛则显出幼稚的天真,它们就这样织成了一张张严密的绿网。葛花,未开花的穗头粗壮,每一枝花上的穗都紧密相连,以饱满的姿态向天空伸展,开了花的穗头,则呈暗紫色,沉稳而内敛,并不像梨花桃花那样张扬。

  花期到来满庭芳,我感叹,这样的连片葛花、葛叶,会不会让两千多年前的那位采葛姑娘为难呀,如何采摘得完呢?她家附近野谷里的葛花、葛叶,只是为了满足她们家的生活需要而已。但不用担心,葛姑娘望葛兴叹的场景不会出现,因为这里是葛之乡,葛研究、生产、销售,已经系列产业化。“一株葛,一斤油;一亩葛,一头牛;十亩葛,一栋楼”……这些顺口溜,已经成了横峰人致富的共识,葛和当地另一大主导产业油茶一样,都是他们不竭的绿色银行,脱贫致富的金钥匙。

  宽大洁净的生产线上,绿罐“葛佬”凉茶整齐而有节奏地向我们快速移来。它们如马拉松运动员一样稳健地跑着。它们是山的精华,大山之子。它们的终点在横峰以外的远方,很远的远方。
 

(作者:陆春祥)

更多内容: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

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 文化收藏

分享按钮
网友评论:
 本文共有0条评论

★ 柳州人的休闲生活!★

美丽柳州 © 2000-2017 版权所有

备案:桂ICP备09010036  微信公众号:mllz8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