励志文章
首页 > 励志文章 > 浏览文章

母亲的山岭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8年01月08日 浏览: 加入收藏

母亲的山岭

    最近从陕西回了一趟广西娘家,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,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,看得我心酸。临行的晚上,母亲对我说,我远嫁多年,奋斗艰辛,她什么都帮不上我,现在下一批树眼看就能卖了,她可以帮上我了……母亲一席话,一下把我拉到了那个曾经扯掉我所有骄傲与自尊,却让我愧疚与感激的山岭。

    20世纪90年代中期,父母每个月只能领到400元的生活费,家里开支经常捉襟见肘,遇到急需花钱时,还得跟亲戚东拼西凑。2000年,县里引进了一家台资企业,准备开办麻竹罐头加工厂,放宽了对在职干部的种植政策。母亲闻讯后,与父亲商量,回老家承包了一座荒山,发展成了竹场。

    然而,当全县麻竹兴起的时候,那家企业不来了。全县那么多麻竹笋一下断了销路,不仅卖不上价钱,还积压滞销……母亲一咬牙,干脆从教了28年的讲台上提前退休了。母亲说,开弓没有回头箭,为了挣我和弟弟的大学费用,一定要坚持下来。没有厂子,可以自己上街卖;没有钱雇人,可以自己干。从此,母亲一门心思搞起了麻竹种销。

    前期投入很快花光了父母的老本,母亲开始发动我们一块去帮忙。刚开始,我们感觉新鲜好奇,当是平时郊游。但是随着麻竹产量的增多,劳动强度越来越大,我们的新鲜感逐渐消失殆尽,脸上的欢愉越来越少,取而代之的却是少年老成的沧桑、无以言表的自卑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家里长辈对我娇生惯养,就连平时想扫个地,奶奶都要把扫把抢走。我的成绩一直稳居前茅,学校老师对我也是关爱有加。可以说,我一直活得像个骄傲的公主。可是,这种骄傲,却在16岁这样的敏感年龄被母亲生生地扯下来,我开始变得脾气暴躁,有事没事就跟母亲吵架。最后,我以成绩下降为由,要求父母给我转学到市上以逃离劳动。

    从此,山岭变成母亲一个人的山岭。春天,母亲独自在山岭除草、施肥;夏天,割笋、卖笋;秋天,整修土地、竹子;冬天,防火、防冻。母亲把自己打扮成了农人样子,把生活过成农人的节奏,寂寞地往返在城乡之间。

    暑假,是竹笋拔节的高峰期,每次母亲割完竹笋回来,还要把竹笋切成片,把竹节捶成丝,然后用水浸泡,去苦去“毒”,经常半夜三更才把竹笋处理完,待到第三天圩日,挑到市场上卖。母亲在三日一圩中循环反复着,而我自然不好意思推托给母亲做饭送饭的任务。一个圩日,我去给母亲送饭,突然,一个昔日的同学出现我面前,她惊讶地问:“你怎么在卖竹笋?……”说了些不大好听的话,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憋了半天的气,终于因为一点小事爆发了,开始数落父母让自己没有面子。我一连串地抱怨后,母亲的话给我当头一棒:“我和你爸爸从农村走到城里的面子谁给的?靠父母给的面子是真正的面子吗?”是呀,母亲桃李满天下,可是为了我们,她隐藏在了母爱的后面……

    从此,每个假期,我又开始陪母亲回到那片山岭。菜市场上,我热情地招呼着来往的顾客。后来,我考上了大学,依然重复着这种活计。再后来,我当了大学生村干部,很快和村民打成一片,工作得以顺利开展,我想,这与那段山岭时光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待弟弟也大学毕业了,父母的工资也都上涨了,按理说,山岭也该结束它的使命。可是,母亲又挖掉了竹笋,在山岭上种上了经济林。第一批林木卖掉后,母亲给弟弟凑了首付,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,第二批林木卖掉后,给弟弟凑了创业的钱,然后是第三批,第四批……我多少次让母亲把山岭转让了,可母亲却说,她的身体现在还能干……

    看着母亲那与年龄不符的苍老,我心痛不已,好想再跟着母亲上山岭,温暖她艰辛的一生……

(谢宇茜)

更多内容:新闻资讯 生活频道 柳州周边

游记攻略 运动户外 爱心公益 精选阅读

分享按钮
网友评论:
 本文共有0条评论

★ 柳州人的休闲生活!★

美丽柳州 © 2000-2017 版权所有

备案:桂ICP备09010036  微信公众号:mllz801